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是柳非和(完成度极低的)刘小别
在一张作文纸的两个角上

太惨啦😂️方甜甜不仅没被画完还被打上了蜜汁马赛克
动作有参考

没忍住腿个进度…
无奖竞猜,猜猜亲女主的是谁 _(:」∠)_

【网王】矢车菊.

――致三十四岁的幸村先生
         
        
         
          
      天边的微光逐渐收拢,夕阳尽职尽责地挥洒下最后一片余晖。幸村能透过玻璃落地窗看到闪耀的霓虹灯光从天际一路沿过来。
     
      原木桌上圆润素净的白瓷瓶中插着一束深深浅浅的蓝色矢车菊,这种娇嫩的菊科植物十分适合在温暖湿润的神奈川开放。
     
      家养的美国折耳猫Hellebore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用它的爪子轻挠着他的手。最后那只好动的小猫又飞似的窜出幸村怀中,围着女人的脚踝绕圈。
     
      “晚饭准备好啦,”妻子的视线有些飘忽不定,最终落在他身上,“不过儿子跑去睡啦……”她将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白天和表弟玩疯了。”
     
      幸村起身,将披肩皱起的褶子理平,揽着妻子的肩膀。“看来我要感谢我儿子给我制造与妻子独处的机会咯?”他假装揶揄的口气说道,“让我去尝孩子妈那有些惨不忍睹的厨艺啊。”
     
      妻子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一垛腿叉腰,在他胸口迅速落下一拳后又忍不住笑着打开了餐厅的灯。
     
     
    
    
     
     
      餐厅窗户前绮丽的缎面窗帘反射着柔和的光,上面绣的大片大片的紫鸢花像是被陇上了一层温柔的网,如同在宣纸上晕染开的蓝紫色水彩。
     
      幸村精市记得国中一年级时学校举办的第二十次海外研修是去的法国,他第一次见到那样多的紫鸢花,小巧的花朵发出璀璨的蓝紫色,像是孩子在眩目的光芒里眨着眼睛。风一吹,漫山遍野漾着波浪,馥郁的香气酒样地在空中泼遍。
    
      彼时年少,也曾颇有些自负轻狂的傲气,也曾羡慕武士饮酒诵盟的豪放,刀剑挥舞斩落樱花的洒脱。 十二岁的他,对爱情还没有完整的定义,也未遇到过如今与他共度余生的爱人。似乎当时把一整个网球社的大家都当成恋人来看待呢――幸村突然哑然失笑。
     
      “精市?”妻子夹起一筷子鱼肉要放进他的碗里,“想到什么了?”
     
      他半截将鱼肉咬住,开始慢慢咀嚼。“想着咱们是怎么就在一起了。”幸村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咱们是什么时候遇见的,十几年了?大概是高二的时候?现在孩子都五岁了。”他又伸手摸了摸眼角长出的细小的皱纹,像是个愁嫁的老姑娘,“唉……老啦。”
    
      三十四岁了,一个有些不尴不尬的年纪。在人生的天平上已有举足轻重的份量,说是年轻,却不复当年意气;说是衰老,除去在两鬓偶尔长出的白发,却担着生活的重担。
     
      ――但三十四岁,的的确确是人类开始逐渐衰老的年龄了。
    
      妻子撇撇嘴,端起他的碗给他添饭,“原先能迷倒万千少女的美少年也要变成大叔啦……”她将碗递给丈夫,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脸,“我还记得刚结婚的时候,每次给你盛饭都有一种‘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啊’的感觉,没想到都过这么久了。”
    
      “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这种想法。”幸村摇了摇高脚杯,杯中半透明的酒液倒映着他的脸庞。“不过我很喜欢你把碗递给我的瞬间,现在也是。”
      
      “诶,那就不要嫌我做饭不好吃啦……”妻子笑了,将最后一块汉堡肉塞进嘴里,“我可能对烹饪实在没什么天赋,孩子爸的生日大餐朴素成这样感觉超抱歉。”
       
      幸村帮着妻子收拾餐桌,“谁叫我娶了这样的妻子呐……”他指腹触过妻子的嘴唇,“平时一直有儿子霸着你,今天可以吗?”
     
      她揽住他的脖子轻咬着丈夫的耳垂,在耳侧喷出热气让他觉得有些痒,“生日快乐,精市。”
    
      “我说,可不止亲吻这么简单噢?”
    
     
    
    
┈┈┈┈┈┈┈┈┈┈┈┈┈┈┈┈┈┈┈
    
     
一些碎碎念.

其实这篇是写的生贺稿没来得及发…拖到现在

因为我是取名废所以就用来精市的诞生花矢车菊来命名,而打酱油出现的宠物猫Hellebore名字正是幸村的另一诞生花绿菟葵。正苦于如何描写餐厅,有想到公式书上提到立海曾组织过海外研修去法国,而法国国花紫鸢又与精市的发色十分相似……总之偷了不少懒呢hhh

从98年到18年,二十年足以让剑胆成灰,红颜迟暮。记得曾看过过一个庆网王连载十五周年的视频,主持人说在网王的世界里时间才过去半年。半年等于十五年,那么等到龙马国中毕业还需要七十五年——我甚至不敢确定那时我是否还在世。

从我五岁开始到和精市一样大,再到现在升入高中,但他依旧是曾经的模样,一分一毫的不曾动容。所以我在想假如有一个世界,他和我们一样结婚生子,容貌随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虽然我知道——当我的脸上爬满岁月的沟壑时,我喜欢的少年依旧是曾经的眉眼,任凭光阴荏苒,眉眼岿然不动。

草稿一时爽,描线火葬场…
大概是文画双废吧
动作参考来自微博
      
      
大概是杰克:“帽子好扎……”
艾玛:o(*////////*)q

      “我母亲曾经说过的,”玛尔塔用手从口红上挑了一小块抹在嘴上,满是炮灰的脸也不可思议的艳丽起来,“曾经和她跳过舞的绅士们都死了。”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像是丝绸划过肌肤,与平日朝奈布喊指令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只要战争一日不结束,就无法再有那样的舞会。女孩们也无法结婚――我的老师说过――可能成为我们丈夫的男人都死在前线了。”
           
         
         
┈┈┈┈┈┈┈┈┈┈┈┈┈┈┈┈┈┈
       
     
好的我佣空的flag立下来了,能不能写完……就看我造化了 _(:з」∠)_

麻烦催一下我!!!!!!
     
  
       

【佣空】Kissing the Fire.

*我流佣空

*题目来自语文课文,灵感来自地理课被东西南北季风吹晕时开的小差

*设定大概是摄政王时代

*文笔是胡乱堆砌风

*剧情简单而粗暴

* @唐亦遥 企图换粮👀️
     
       
       
┈┈┈┈┈┈┈┈┈┈┈┈┈┈┈┈┈┈
     
       
    
     
      奈布·萨贝达靠在窗边,摇晃着酒杯。里面的香槟酒他一口没喝,要让他说,这里的一切食物他都敬而远之。

      琥珀色的液体像海浪似的波动映出涌动的人群――胸前挂满勋章的小胡子军官、坚持着保守裙装的上了年纪的贵妇、鼻梁上端正架着金丝眼镜的伯爵、大胆裸露自己肩膀和小臂曲线的少女,一切都像是交汇在杯中的幻影,在一瞬间就会消失殆尽。

      他的雇主克利切·皮尔森在一旁小声指示,好让奈布明白他此次行动的目标。

     “玛尔塔·贝坦菲尔,贝坦菲尔上尉,伍兹子爵是她的资助人,她就相当于子爵的……保镖吧,”穿着考究的男人抿了口香槟,将自己勃勃野心藏匿在假装淡漠的外表下,“把她除掉。”

      克利切对经过的妇人微笑问候,又气恼地小声嘀咕:“懒散自私的家伙们,干的是轻松愉快的差使,得到的却是油水最多的职位,天生就有丰厚的年金塞进口袋!”

      男人在说什么奈布没有再听,只是观察着不远处的女士。

      贝坦菲尔上尉,军人出身的她无时无刻不展现着她受过严格的训练,身形笔直是绯色绉纱包裹的枪杆,也是色字头上的一把刀。
     
     
     
     
    
    
     
      玛尔塔随着伍兹子爵,由他带领着在舞池旋转,脑内回响着子爵对她说的话。

      “该死的皮尔森已经妨碍我好几次了!”中年发福的男人举起三根粗短的手指,“把他解决掉,这次给你这个数。”
     
   
      玛尔塔随着华丽的管弦乐移动位置寻找目标。视线旋转,只见得绅士荷叶边的衬衫和少女飞舞的裙摆,穿过飘带和鲜花,视线像是被舞厅里玫瑰色的甜腻气氛给黏住了,无法找寻克利切·皮尔森身影。

      一曲罢,玛尔塔一个转身行礼,抬头就见一个男人正盯着她,蓝灰色的眼睛阴郁不可琢磨,让玛尔塔脑海中浮现出地头蛇这个词。礼节性的,她回以羞涩的微笑。但她下一秒脸色就变了,她发现与那男人同行的便是皮尔森。

      玛尔塔下意识转头去看子爵,却见那人早已加入一群与他年龄相仿的绅士中,谈笑着吸雪茄。
     
     
     
     
    
    
     
      奈布在此之前没有出席过舞会,没有赌过骰子,也几乎没有向女士献过殷勤,但面对目标他选择主动出击。他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随手将杯子放在侍者的银托盘上走向前,语调生硬却吐字清晰:“晚上好,美丽的女士,自我介绍一下――萨贝达,奈布·萨贝达。可以有幸与您跳支舞吗?”

     玛尔塔直视着奈布·萨贝达,男人眼神却像是淬火的匕首,微笑却犹如喷薄着酒气。

      皮尔森的的同伴吗?看起来有些危险。她拢了拢散在耳边的丝萝,正打算婉拒――

      “女士,赏个光吧?”

      玛尔塔抿紧唇锋思索,浆洗立领衬衫还散发着樟脑的气味的男人显然不属于这个特丽雅侬般的社交圈子。

      很危险,因此要摆脱掉。

      “跳舞的话请恕我婉拒,萨贝达先生。”玛尔塔顿了顿,拿起一支酒杯,她发现克利切已不知何时去向子爵的女儿,艾玛·伍兹小姐搭讪。美而不自知的姑娘正兴致勃勃地向他展示陪伴自己多年的稻草人样式的玩偶,没发现男人正盯着她雪白的脖颈。

      玛尔塔开口:“一同去庭院走走怎么样?子爵夫人种的秋玫瑰已经开了。”

      秋夜的庭院湿冷,鲜少有人,正是下手的好地方。奈布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玛尔塔顺势挽上他的手臂。

      她察觉到他裹在礼服下的肌肉,以及廉价的烟草味儿。
     
     
     
     
    
    
     
      庭院的深处,是稀疏的灯盏,是更浓稠倦怠的夜。只透过斑驳树影,能依稀听见舞会在继续。

      顺着一首《Aria Sul G》悠扬传向黑夜,玛尔塔抬头看着如同油墨涂满的天空,突然好奇从上面俯视到底是什么感觉。

      奈布稍慢她半步,企图寻找她的破绽。高跟鞋在起伏的裙摆下若隐若现,展露的肌肤有着玉石般冰冷的质感。不久后就会有血液顺着胸口流出,蔓延到小腿,就像是颜色从她金粉色的裙子上流下来,浸湿她的蕾丝吊带袜……奈布突然转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恶心。

      色胆包天,玛尔塔见男人盯着自己的小腿出神,她在心里嗤笑。

      她突然想和这位萨贝达先生调情,想在他搂着自己的时候用尖刀刺穿他的胸腔。

      “萨贝达先生,”玛尔塔向男人微笑,深棕色的眼眸里充满了邀请的意味,“我想更深入的了解你……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为你服务。”

      这句话就像情歌一样萦绕在奈布·萨贝达的脑海里。他与女性交往的经历是在少之又少,但他想,他可以趁机扭断她的脖子。

      奈布将玛尔塔的双手握在掌心,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暗示:“你觉得呢,玛尔塔?”

      下一个瞬间,男人紧紧地抱着女人,吻着她的脸、湿润的双眼和微笑的嘴。玛尔塔眯着眼,眼眸晶莹映着奈布有些阴郁的英俊,情欲就像是野生的葡萄藤爬满了眼。

       奈布觉得他怀中的那具鲜活的肉体和烟鬼们在烟枪里添的油膏子差不多,甜腻而让人欲罢不能。跌跌撞撞的喘息在他耳边化成波德莱尔的一句诗――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当呼吸都凝结成饱和的水汽,阴鸷的面孔也带上一丝温柔,奈布·萨贝达明显呼吸一滞。

      ――他摸到了紧贴着她大腿根儿的枪。
     
     
     
    
     
┈┈┈┈┈┈┈┈┈┈┈┈┈┈┈┈┈┈
    
   
是枪不是枪♂噢
    
       
      
     

   

云梦大湿兄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