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全职男你/周泽楷x你]经年/一发完

*周泽楷x你……我?第一人称

*有一丁点假车,不知道会不会被删

*私设有,ooc有

*小周他有那——么可爱!(极力伸开双臂)

﹎﹎﹎﹎﹎﹎﹎﹎﹎﹎﹎﹎﹎

     

      我从小就有一个特别羡慕的女生,她住在我家隔壁。

      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学习有多好,而是她有一五斗橱的连衣裙,可以每天不重样的穿两周。

      就算我现在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立柜,衣服还总是霸占我男友的衣柜,我还是总会想起偷偷去摸她涤纶混棉的裙角的质感,乃至小心翼翼摩擦时小小的静电。

      现在想来,这大概是一个小女孩最初的虚荣心。
           
            
           
           
      试问,如果你拥有的东西恰恰是别人趋之若鹜的,你会不会心里暗爽?

      我会。

      所以周泽楷就是我上高中后最大的追求目标。

      我仍记得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时,校门口的小吃铺蒸腾着水汽,让人平添惬意。他就靠着墙吃着卷饼,穿着宽大的蓝白校服,袖子挽上一截露出漂亮的小臂线条。在发现我盯着他看后,愣了愣后便对我腼腆一笑。

      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

      不夸张的说,周泽楷那一笑就吹开了我心里的桃花。

      可我又偏偏是纸老虎一只,怂的很,所以在我认识他的小半年后,仍然是他小迷妹团里默默无闻的一位,一星期里能和他有“嗯”“好”之类的对话就会开心到炸裂。

      抱着想炸成天边最美的烟花的觉悟,我向班主任申请换座位。我指着周泽楷旁边的座位,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周泽楷英语好,我有很多问题想向他请教。”怎么可能?尽管是同班同学,但他到目前为止还没和我有超过十个字的交谈。

     大概是因为我平时一直是一副乖乖女的做派,班主任认为我和那些觊觎周泽楷的“妖艳贱货”不一样,竟是信了我的鬼话,把我调到了他的同桌。

      于是我愉快的看着他的前任同桌卷铺盖走人,对周泽楷扯出一个自认为最好看的微笑,用欢快的语气说到,“那么以后多指教咯。”深思熟虑后,抱着被拒绝的心态伸手想和他套近乎。

      他小幅度的点头,顿了顿也伸出手和我握了握。

      “这是我小学远足后第一次和异性握手诶,”我坐下后侧撑着头胡侃,“话说我可以和他们一样叫你‘小周’吗?”

      “嗯……可以啊,”周泽楷看向我,“多指教。”第一次可以近距离盯着他的脸看,阳光洒下,被他的睫毛切割成稀碎的光斑映在脸上。

      妈妈,你看到我了吗?!我上天了!我要炸了,他好可爱!
       
      
      
     
      等到和周泽楷熟识些后他还是超内向,然而此时的我早已明白在他面前矜持是没有用的,如果不主动出击,他和我的交流就只会限于“你好”“再见”“老师来了”然后盯着我。

      于是,在和小伙伴密谋了一个晚上如何泡到周泽楷,从校园小言到带球跑霸道总裁,而且都是以我为男主他为女主。扯东扯西放在○江里简直是套路之神,分分钟被喷的体无完肤。

      所以最后我还是决定放飞自我。

      “小周你英语预习了吗?我昨天写着写着就睡过去了!借我看看好不好?”

      “小周小周,我觉得食堂阿姨给你的排骨总比我的多,下次我和你一起去行吗?”

      “你的头发看着好软啊,可以告诉我洗发剂的牌子嘛……介意我摸一下么,就一下。”

      “诶小周,你也玩荣耀啊?今天晚上一起刷副本怎么样?”

      “你游戏玩得超级无敌棒啊小周!大神求带走啊!”

      “哇啊,我的帐号卡被我爸撅了,好气啊!我这回真的要离家出走,小周你收留我吧,我做饭可好吃了。”

      ……

      “小周……”我一边在草稿本上画圈一边漫不经心的叫着他的名字。

     周泽楷显然已经习惯了我能对着他嘀嘀咕咕半天,应了一声证明他在听,依旧不停手上的验算。

      “有人向我表白了诶,高中以来第一次呢。”

      “啊?”周泽楷停下笔,半晌抬起头,“你呢?”

      “我告诉他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在画的圈圈上补了个笑脸,像是感叹世事无常装模作样叹口气。

      “可你没有。”因为我总是目的不纯的向他抱怨想谈恋爱实则告诉他我还单身,所以周泽楷是知道我没有男友的。

      我咽了口唾沫,“所以啊……小周你看我长得怎么样?”

       “好看。”他回答。

       “那我性格呢?”

      周泽楷像是在思考,然后总结,“很好,可爱。”

      “那小周,”我试图组织语言,“你当我男朋友好不好?”

      我觉得我怂了十多年就是为了这一次爆发,我居然向周泽楷表白求交往,我绝对会被小周粉丝团拉黑抹杀的!

      我完全可以想象自己的脸有多红,应该称之为“荡漾红”也不为过吧,况且耳根也烫的不像话。

       而周泽楷大概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奔放吓了一跳,盯着我愣了半天,我猜他内心可能在想“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们尴尬的对视了十几秒,我都崩溃的快要哭了,好不容易和他打好关系,这下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我可以吗?”在久到我的手脚都紧张到冰凉,周泽楷开口,脸颊染上一抹绯红,一副腼腆大男孩的拘谨模样。

      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腿肉,疼痛感告诉我这不是梦。

      妈妈,你闺女我泡到天使了。
     
     
     
        
      当我宣布我和周泽楷交往后,我的小伙伴团就炸了。

      她们甚至让我偷拍周泽楷,发到群里造福人类,顺便洗成照片大赚一笔。我贱兮兮的回复她们:老娘不用偷拍,我们是光明正大好吗。然后被她们刷屏秀分快。

      尽管她们还恐吓我说他和我说不定只是玩玩,但我和周泽楷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上课时趁老师不注意偷偷牵手、在回家路上拥抱亲吻、穿情侣装上同一个补习班、周末去谁家看他打荣耀,有时带着我升级……我们平稳的交往着。

      直到有一天我们坐在拉面店,我正大快朵颐周泽楷冷不丁告诉我他要退学去打职业比赛。由于事发突然,我一口卤蛋没咽下去呛得眼泪都下来了,喝着他递上来的水,我竞有几分理解我当初表白时他为什么愣了一阵。

      “你爸妈同意了吗?”此时高二过半,周泽楷的成绩再加上直辖市高考优惠政策,上一本大学是绰绰有余的。

      谁家父母会让一个稳上一本的孩子去当职业电竞选手呢?

      “还没,在沟通。”

      “小周,”我拧上瓶盖,“我……你肯定是考虑过才会说的吧?”

      “是。”他似乎在等待我的看法。

      我不想你去,这样就不能经常在一起了。

      可我当然不会这么说,这太自私了。周泽楷荣耀打的有多好我当然知道,再加上他的外表,他一定能在职业圈混得风生水起。

      “哪个女孩不想有个公众人物当男友啊?你这么帅肯定以后有一堆老婆粉,只要我一日不死,她们就都还是妾,哈哈。”我吸了下鼻涕,“这辣椒放太多了,辣的我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挑起面条后腾起的氤氲水汽熏得迷离,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没控制好,把眼泪滴进了碗里。

      周泽楷有些迷惑的看着我拿纸巾往脸上胡乱抹,他的手按住我的,叫了我的名字。

      本来已经收住了的眼泪经他这么一叫又绷不住了,我抓着他的手不顾场合的大哭,“可是我好寂寞啊,你别去好不好?明明小周那么厉害,我知道我在任性,可你别去好吗?”

      周围人都向我们这桌投来异样的目光,我猜他们一定把我当成了男友提出分手后苦苦挽留的悲情女主。这是我第一次在周泽楷面前哭,他也慌了阵脚,只得抱着我给我递纸巾,又想了了半天说了好几句“别哭”。

      而这件事的后续就是我在回家的路上接着哭,哭到大脑缺氧。晕晕乎乎哭回家,见家里没人向周泽楷求抱。

      他揉着我的后脑,像是言情剧男主一样亲了下我的额头,“别哭啦?”

      我环住他的腰际,“我家没人,你能不能不走?”

      这似乎不太自爱还十分冲动,但如果不把握住父母回老家给我不知表了不知几表的表哥办喜事不在家的机会,那下次就不知是多久以后了。况且对象是周泽楷啊,他是我男友,他那么温柔那么好,举他的优点我能写出一篇一千字的议论文,他有那——么可爱。

      周泽楷就是初恋的我显然当时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而且还是加了哭腔buff。

      我感觉他抚在我肩上的手指动了动,良久,“不后悔?”

      “不后悔,说谎就吞一万根针!”

      周泽楷明显呼吸一滞,开始亲吻我的发间,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痒痒的。

     夕阳敛起最后的光芒。暮色下的街道抹去了鲜明的光泽,只留下一片幽深怅惘的剪影,晚归的燕在昏暗中划出些呢喃的虚线。

      我们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脏在胸腔中狂跳,随着情愫而鼓噪着。我们都生疏极了,但几乎要将人磨疯的欲望一层层地从内心深处逼了上来。我们拥吻着开始褪下衣服,我的手肆无忌惮的摸着他平时不让乱碰的人鱼线,他犹豫后开始更细致的顺着我的锁骨向下亲吻。

      我不太明白过程,只是看过有些小说里的描写,记着女主总要情意迷乱的叫男主的名字。

      “周泽楷……周泽楷……”我用唇摩着他的耳垂,时而深入去舔划耳壳,“泽楷……周泽楷……”

      我们几乎脱了个干净的时候,周泽楷停住了。我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大喊到,“靠,劳资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周泽楷你是不是男人啊?”

      “抱歉。”周泽楷的脸透出诱人的粉红色,“我自己去解决。”

      后来我想,周泽楷可能是把我叫他名字当成了我幡然悔悟。

      假酒,呸,假书害人。
          
        
        
        
      不管怎么样,我最后还是放周泽楷去了,毕竟我哭那一通在我自己看来都是无理取闹。

      在他征得父母同意后就退了学,没过几天就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去集训营。我连送他都没去,怕又一个没忍住扯着他衣角大哭不让他走。周泽楷给我发短信说他已经出发了,我给他回了个“你要是混不出来就别回来”外加一串感叹号。

      再然后,荣耀第四赛季末的夏休期,周泽楷正式接手“一枪穿云”账号卡,确认在第五赛季出道。

      我经常写完作业后抬起头,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油彩重重地涂抹在天际,窗外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万家灯火竞不剩几盏。

      才想起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视频也总是找不到两人都有空的时间。我在准备高考,他在坚持他的荣耀。

      当我知道轮回被称为“一人战队”后,对着电视狂喷了半个小时,被母上一个枕头抡回屋去背英语单词。在睡觉前我给周泽楷用轻快的口吻发了短信,“小周你不要在意别人怎么说你,小周小周你是最棒的。我的枪王所向披靡,他们就是嫉妒你的才华和美貌!我爱你,加油!笔芯!”

      第二天我收到了他的回信,“轮回,会赢。你也加油。”我的少年,他的脊梁永不会压垮。

      我们都在努力,本质上都在战斗。

       当最后一场收卷铃响起,我竟是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记得耳鸣阵阵,走出考场没有任何实感。周泽楷来考场接我,获得第五赛季“最佳新人”的他自然在S市名气大增,我一眼便在人群中认出了口罩帽子全上阵的周泽楷,毕竟他捂的得扎眼。

      “解放咯!”我跑过去抱住他,“捉住小周,满血复活!”

      “嗯。”他牵起我的手,指腹内侧有薄薄的茧,干燥而舒心。
          
           
          
          
      高考成绩下来了,我正常发挥,被本市的一本录取。理所当然的,我们开始同居,终于是把情侣该干的事都干了个遍。大学毕业后我想都没想就向轮回俱乐部投了简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小周的暗箱操作,很轻松的就通过了面试,进了轮回的公关部。

      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对外公开,周泽楷每次问我我都跟他说,“咱们关系一公开,公关部可有事忙了,我才不给自己找事干呢。等结婚再说吧。”

      在又一次被我用同样的话呛回去后,周泽楷拿出来杀手锏——他真的向我求婚了我的妈!

      联盟第一脸向我求婚了妈妈!

      “告白是你,求婚我来。”周泽楷掏出一枚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

      “好啊,周泽楷先生。”我调整好呼吸,踮起脚攀上他的颈,“我也觉得你面前这位小姐非常好,建议你立刻娶她。”
         
         
﹎﹎﹎﹎﹎﹎END﹎﹎﹎﹎﹎﹎﹎

全程最佳辅助:妈妈2333

谢谢你看完它♡

目前出的番外
恋情公开:http://muromatsisato.lofter.com/post/1ea0ea12_1162df8c

说起来我是不是应该给文里的假车补个车位?

如果喜欢请按小红心或小蓝手靴靴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