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全职男你/张佳乐x你]写给乐乐摆脱幸运E

*乐乐x你……我?第一人称
*乐乐真的是很邪乎,我每次看乐乐的签名板后第二天学校发卷子准没我的
*所以特地写给乐乐写
*然而我在写什么!?
*私设有,ooc有
*相亲看对眼来源于认识的一个姐姐
*以及,我废话真多

﹎﹎﹎﹎﹎﹎﹎﹎﹎﹎﹎﹎﹎      

      我从高中时就跟我妈说,妈你从现在就开始帮我留意你同事家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生,等我上大学就给我安排相亲吧,不然我肯定找不到对象。
     
      我妈就对我表示鄙夷,说她把我生的挺好看的还找不到对象,真没本事。又一边应承了,告诉我别抱太大希望。
     
     但是我家妈妈秉承着取笑女儿为第一乐趣,把这件事跟玩笑一样学给她办公室的阿姨们听。结果坐她邻桌的那位竟然当真了,说她堂亲家有个男孩比我大三岁,正好在Q市工作。
      
     在见面前那位阿姨还特地告诉我说,她堂亲家的孩子还有一堆女生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但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片叶,勉强算是初恋的就只有幼儿园的保育阿姨。
           
      于是我们就在双方家长的沟通下互通了联系方式,闲得长草的时候唠上几句。
                
                 
            
             
      在知道和我相亲的那个男孩叫张佳乐后,我还发消息逗闷子说你怕不是打荣耀的那个张佳乐吧?而对方再给我回了一串省略号后承认,是啊。

      我就乐,回复到,实不相瞒你是我认识的第三个张佳乐。

       他发了个流汗的表情,又说,我真是张佳乐。

      我说好吧好吧,咱们什么时候见一面意思意思。 然后我们就互相沟通了一下时间,在一番斗图后定下了见面地点。

     于是我和张佳乐就这样相亲认识了。当我还在寻思我面前这位大夏天捂的这么严实怕不是神经病时,那厮特别霸气的甩下自己的口罩和墨镜,一脸满足的看着我惊得下巴险些脱臼。

      “你你你真的是打荣耀的那个张佳乐啊!老天诚不欺我?”

      又想起我妈同事说的话,发现那位阿姨描述的真心贴切 确实是有一堆女……粉丝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

      “对啊,” 他双手撑着下巴,有些得意的说,“丫头要不要在一起试试哇?”

      大概是考虑到在一起后就能坐拥彼此浩如烟海的表情包,双方性格合得来长得也不赖,一拍即合就说在一起试试。

      张佳乐对此还自嘲的说,“没想到我居然会沦为相亲的地步。”

      我刚把麻婆豆腐咽下肚,辣的直咧嘴,“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比你年纪小长得也拿的出手,这么好的灯笼你打着姑娘都找不到。”

     “好吧好吧,”他笑得眼纹都出来了,伸出骨节分明的手,“请多指教了,小女朋友。”
       
            
        
        
      当我光荣的对我爸妈宣布,我和张佳乐开始交往了后。我爸妈只老泪纵横道,我家白菜长了二十多年终于被猪拱了。

      ——不是你们说大学毕业前不让我谈恋爱的吗?!

      “喂喂喂,乐乐。”我妈在我耳边叨叨半天要请张佳乐来家吃饭,我不耐烦的拨通他的电话。

      他就在另一边嚷嚷,“没大没小,乐乐是你叫的吗?”

      “我家今天烧鲅鱼,来吃嘛?”

      “这么快就发展到见家长啦丫头,我几点过去啊?”

      张佳乐总是一副同小朋友说话的口气,对此我很不爽并向他抗议数次。他据理力争,我比你大了三岁多诶,你还在玩泥巴的时候我都带着红领巾沐浴新时代的阳光了好吧?

      我只能表示,是是是张大爷您说的是。

      “我下午去帮前辈办点事,就在你俱乐部隔条街,”

      我心里就盘算着能不能去霸图要几个签名回来,能直观的看到韩文清的钱包脸就再好不过了。

      但霸图的大门我压根就没进去,门口保安二话不说就把我拦住了。

      我对保安大爷说,我是张佳乐的女朋友我来找他回家吃饭。大爷特义正言辞,刚走一个又来一个,去去去一边去。

      看看时间,估计张佳乐还在训练电话八成打不通。于是我就像个小狗仔一样蹲在霸图门口,又平白被保安剜了几眼,心里想的肯定是这姑娘贼心不死。

      等张佳乐出来的时候,我想我整个人都黑了一个色系。一见他我就抱怨,“我长得有这么可疑吗?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晒红了?有点痒。”

       他就真的凑的很近来看我的脸,近的我都能看清他肌肤的纹理。

      在盯得我都有些害羞后,张佳乐如是总结,“大概是你长得太低调了。”

      我握起拳头,微笑问他,想不想试一下三次元的落花掌。

      “别,”他一把揽住我的肩膀,“我现在就跟门口大爷打声招呼,说你长得一看就是我媳妇儿。”

      我冷漠的推开张佳乐,“你中午是不是吃洋葱头了,有点味儿。”

      “我不是,我没有。”
        
        
         
        
      在张佳乐再三向我保证他中午没吃洋葱,那是我的错觉后,我勉为其难的信了。

      到我家后,免不了对张佳乐的一番嘘寒问暖。我妈更是对他满意的不得了,在餐桌上不停的给他夹菜。那积极劲儿,仿佛张佳乐才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娃,而我就是那附带出生的胎盘。

      我不高兴,就抢张佳乐碗里的肉吃,我妈二话不说拿着筷子朝我手上拍。

      “没事没事,她爱吃肉嘛,”他笑眯眯的,“来媳妇儿我给你来筷子鱼皮。”

      不,你不吃鱼皮别来祸害我。

      我瞪了他一眼,规规矩矩往嘴里塞着白饭,看张佳乐大鱼大肉。
 
      饭后我们就被我妈打包扔进了我房间,她老人家扯着一直在状态外的老爹出去遛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那点破事儿!我不会让你们那么快抱到外孙的!我在心里抗议。

      “丫头你也玩荣耀吗?怎么没听你说过。”张佳乐指着我写字桌上积灰已久的荣耀登录器,问到。

      “技术不佳,偶尔玩玩,”我撇撇嘴,“我上高中的时候可喜欢你和百花缭乱了。”

      “这么说显得我好老。”他吐槽。

      “你不是经常倚老卖老。”我回击。

      因为我是个手脚不协调的游戏渣,虚心向老手请教,还是被队友嫌弃的惨兮兮被踢出队,只得愤然退游。

      今天,张佳乐就帮我出了这口恶气。

      “对对对乐乐秒了他!打他!……耶!想不到吧你还有今天,叫你爆我装备!”

     “低调低调,”他跟给小猫顺毛一样呼弄我的头,“小点声,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我就会跑去五斗橱拿包薯片犒劳他,再狗腿的撕开包装,一片片的喂给他。

      “乐乐你吃薯片能不能别沾那么多渣在嘴角上啊。”

      “你这个姿势我能吃到嘴里去已经很不错了好吗?帮我把渣子恁下来。”

      “行啊,只要你爆了他的橙武,给你舔干净我都乐意。”

       半个小时不到,我面对张佳乐灿烂如花的笑脸,觉得脸被打的生疼。

      “说好的幸运E呢!控诉!这不符合人设!”

      他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做派,“行啦,愿赌服输。”

      作为一个新世纪的有志青年,怎么能屈服于地主阶级!

      于是我一拍大腿,屈服了。

      与其用色胆包天来形容,还不如说是猪油蒙了心,我居然真的恶趣味的去舔他的脸。

      他就转而得寸进尺的捧着我的后脑,进行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我觉得我不能辜负妈给咱们创造的机会。”

      “那是我妈!”

      “迟早也是我妈。”

     好吧,看在你帮我爆装备的份上,允许你先上车后补票。
        
        
﹎﹎﹎﹎﹎﹎﹎﹎﹎﹎﹎﹎﹎

虽然我写的很烂,但还是腆着大脸发了

嗯,说不定能摆脱幸运E

如果喜欢请按小红心或小蓝手靴靴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