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全职男你/孙翔x你]渐近线

*骨科向慎入

*姐弟恋

*对,亲姐弟

*ooc重度患者

﹎﹎﹎﹎﹎﹎﹎﹎﹎﹎﹎﹎﹎
     
   
    

      难以想象,我做了春梦。

      我梦见同一个男人亲吻,冗长又焦灼,厚重的让人窒息。

      我娴熟地抚着男人的鬓角,顺而指尖划过他的胸肌肆无忌惮。透过眼角迷离的生理泪水,我看清了他的脸。
    
    

      我是被被子焖醒的。

      昨晚初中同学聚会,酒量和酒品都奇差的我很没自觉的被灌到走不动路。借着醉意,我拨通了孙翔的手机号,嚷着让他接我回家,至于路上的过程,我是没有任何印象了。

      但至少安全到家了,我这样想着踩上人字拖去洗漱。才发现昨晚的妆还残留在脸上,眼线液混着泪水在脸上纵横交错,好不狼狈。

      明明下单前卖家信誓旦旦说防水,我心里记下要去投个差评,拧开了水龙头。凉水拍脸,我猛地记起刚刚那个缠绵的梦,醉酒后的浑沌一个哆嗦就彻底清醒了。
  ——我居然在梦里和孙翔亲吻!和自己的弟弟!

      指腹触及自己的唇角,接吻时唇齿相依的触觉似乎还残留在上面。

      我脑子里闪过了可怕的念头,也许我真的强吻了孙翔,那他也肯定知道自己的姐姐竟对他图谋不轨。

      恍惚间,我打碎了漱口的玻璃杯。
   
   
   


      当孙翔闻声而来时,我正面对着一地的玻璃碴不知所措。

      他一副被吵醒的不爽模样,夹着鼻音不满到,“你大清早干什么啊?”

      “那个,孙翔,”我尾音带颤,只言片语也在嘲笑我的战栗,“我昨晚在路上都干了什么……嗯,我的意思是有没有什么呃,出格的事?”

      他去拿扫帚,毫不客气地递给我,“就是一个醉鬼唱了一路歌,还跑调……”

      “那就好。”我长呼一口气,低头扫玻璃,顺带哀悼自己刚买没几天就英勇就义的漱口杯。

      但接着,那双从小不知牵过多少次的手握住了我的。我不敢动也不敢抬头,颈部传来的细微热意让我明白我们的姿势有多暧昧。

      我听到孙翔继续说道:“而那个醉鬼还勾着我的脖子勒得我喘不过气,口口声声在我耳边说爱我。”

      “你是我弟,我能不爱你吗?”我的解释听着就很无力,苍白得不值一提。

      “而我™就信了你的鬼话,这一点真不愧是姐弟。”孙翔硬掰过我的头,与我正视。顿了几秒,他吻了下去,一如昨晚。

      心脏在我的胸腔中狂跳,随着鼓噪的情愫和身体的冰冷麻木形成对比。

      我心里叫嚣着,暧昧过头了。
   
    
   
﹎﹎﹎﹎﹎﹎﹎﹎﹎﹎﹎﹎﹎

     
姑且算个段子,也许有后续……?
     

如果喜欢轻按小红心和小蓝手靴靴 
    
    
  
    
      

     

评论(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