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佣空】Kissing the Fire.

*我流佣空

*题目来自语文课文,灵感来自地理课被东西南北季风吹晕时开的小差

*设定大概是摄政王时代

*文笔是胡乱堆砌风

*剧情简单而粗暴

* @唐亦遥 企图换粮👀️
     
       
       
┈┈┈┈┈┈┈┈┈┈┈┈┈┈┈┈┈┈
     
       
    
     
      奈布·萨贝达靠在窗边,摇晃着酒杯。里面的香槟酒他一口没喝,要让他说,这里的一切食物他都敬而远之。

      琥珀色的液体像海浪似的波动映出涌动的人群――胸前挂满勋章的小胡子军官、坚持着保守裙装的上了年纪的贵妇、鼻梁上端正架着金丝眼镜的伯爵、大胆裸露自己肩膀和小臂曲线的少女,一切都像是交汇在杯中的幻影,在一瞬间就会消失殆尽。

      他的雇主克利切·皮尔森在一旁小声指示,好让奈布明白他此次行动的目标。

     “玛尔塔·贝坦菲尔,贝坦菲尔上尉,伍兹子爵是她的资助人,她就相当于子爵的……保镖吧,”穿着考究的男人抿了口香槟,将自己勃勃野心藏匿在假装淡漠的外表下,“把她除掉。”

      克利切对经过的妇人微笑问候,又气恼地小声嘀咕:“懒散自私的家伙们,干的是轻松愉快的差使,得到的却是油水最多的职位,天生就有丰厚的年金塞进口袋!”

      男人在说什么奈布没有再听,只是观察着不远处的女士。

      贝坦菲尔上尉,军人出身的她无时无刻不展现着她受过严格的训练,身形笔直是绯色绉纱包裹的枪杆,也是色字头上的一把刀。
     
     
     
     
    
    
     
      玛尔塔随着伍兹子爵,由他带领着在舞池旋转,脑内回响着子爵对她说的话。

      “该死的皮尔森已经妨碍我好几次了!”中年发福的男人举起三根粗短的手指,“把他解决掉,这次给你这个数。”
     
   
      玛尔塔随着华丽的管弦乐移动位置寻找目标。视线旋转,只见得绅士荷叶边的衬衫和少女飞舞的裙摆,穿过飘带和鲜花,视线像是被舞厅里玫瑰色的甜腻气氛给黏住了,无法找寻克利切·皮尔森身影。

      一曲罢,玛尔塔一个转身行礼,抬头就见一个男人正盯着她,蓝灰色的眼睛阴郁不可琢磨,让玛尔塔脑海中浮现出地头蛇这个词。礼节性的,她回以羞涩的微笑。但她下一秒脸色就变了,她发现与那男人同行的便是皮尔森。

      玛尔塔下意识转头去看子爵,却见那人早已加入一群与他年龄相仿的绅士中,谈笑着吸雪茄。
     
     
     
     
    
    
     
      奈布在此之前没有出席过舞会,没有赌过骰子,也几乎没有向女士献过殷勤,但面对目标他选择主动出击。他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随手将杯子放在侍者的银托盘上走向前,语调生硬却吐字清晰:“晚上好,美丽的女士,自我介绍一下――萨贝达,奈布·萨贝达。可以有幸与您跳支舞吗?”

     玛尔塔直视着奈布·萨贝达,男人眼神却像是淬火的匕首,微笑却犹如喷薄着酒气。

      皮尔森的的同伴吗?看起来有些危险。她拢了拢散在耳边的丝萝,正打算婉拒――

      “女士,赏个光吧?”

      玛尔塔抿紧唇锋思索,浆洗立领衬衫还散发着樟脑的气味的男人显然不属于这个特丽雅侬般的社交圈子。

      很危险,因此要摆脱掉。

      “跳舞的话请恕我婉拒,萨贝达先生。”玛尔塔顿了顿,拿起一支酒杯,她发现克利切已不知何时去向子爵的女儿,艾玛·伍兹小姐搭讪。美而不自知的姑娘正兴致勃勃地向他展示陪伴自己多年的稻草人样式的玩偶,没发现男人正盯着她雪白的脖颈。

      玛尔塔开口:“一同去庭院走走怎么样?子爵夫人种的秋玫瑰已经开了。”

      秋夜的庭院湿冷,鲜少有人,正是下手的好地方。奈布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玛尔塔顺势挽上他的手臂。

      她察觉到他裹在礼服下的肌肉,以及廉价的烟草味儿。
     
     
     
     
    
    
     
      庭院的深处,是稀疏的灯盏,是更浓稠倦怠的夜。只透过斑驳树影,能依稀听见舞会在继续。

      顺着一首《Aria Sul G》悠扬传向黑夜,玛尔塔抬头看着如同油墨涂满的天空,突然好奇从上面俯视到底是什么感觉。

      奈布稍慢她半步,企图寻找她的破绽。高跟鞋在起伏的裙摆下若隐若现,展露的肌肤有着玉石般冰冷的质感。不久后就会有血液顺着胸口流出,蔓延到小腿,就像是颜色从她金粉色的裙子上流下来,浸湿她的蕾丝吊带袜……奈布突然转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恶心。

      色胆包天,玛尔塔见男人盯着自己的小腿出神,她在心里嗤笑。

      她突然想和这位萨贝达先生调情,想在他搂着自己的时候用尖刀刺穿他的胸腔。

      “萨贝达先生,”玛尔塔向男人微笑,深棕色的眼眸里充满了邀请的意味,“我想更深入的了解你……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为你服务。”

      这句话就像情歌一样萦绕在奈布·萨贝达的脑海里。他与女性交往的经历是在少之又少,但他想,他可以趁机扭断她的脖子。

      奈布将玛尔塔的双手握在掌心,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暗示:“你觉得呢,玛尔塔?”

      下一个瞬间,男人紧紧地抱着女人,吻着她的脸、湿润的双眼和微笑的嘴。玛尔塔眯着眼,眼眸晶莹映着奈布有些阴郁的英俊,情欲就像是野生的葡萄藤爬满了眼。

       奈布觉得他怀中的那具鲜活的肉体和烟鬼们在烟枪里添的油膏子差不多,甜腻而让人欲罢不能。跌跌撞撞的喘息在他耳边化成波德莱尔的一句诗――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当呼吸都凝结成饱和的水汽,阴鸷的面孔也带上一丝温柔,奈布·萨贝达明显呼吸一滞。

      ――他摸到了紧贴着她大腿根儿的枪。
     
     
     
    
     
┈┈┈┈┈┈┈┈┈┈┈┈┈┈┈┈┈┈
    
   
是枪不是枪♂噢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