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都(¦3[▓▓]

比较丧的深度少女心乙女患者
文画双废

      “我母亲曾经说过的,”玛尔塔用手从口红上挑了一小块抹在嘴上,满是炮灰的脸也不可思议的艳丽起来,“曾经和她跳过舞的绅士们都死了。”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像是丝绸划过肌肤,与平日朝奈布喊指令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只要战争一日不结束,就无法再有那样的舞会。女孩们也无法结婚――我的老师说过――可能成为我们丈夫的男人都死在前线了。”
           
         
         
┈┈┈┈┈┈┈┈┈┈┈┈┈┈┈┈┈┈
       
     
好的我佣空的flag立下来了,能不能写完……就看我造化了 _(:з」∠)_

麻烦催一下我!!!!!!
     
  
       

评论(1)

热度(26)